五月,本就是一个美丽迷人的季节。一场细雨之后,蓬莱大地鲜花盛开,天蓝海碧,仙气十足。在这样一个明亮动人的日子里,我们有幸约到因公务在家乡稍作停留的迟宗君先生,他愉快地接受了我们的请求,并在百忙中主动提出到家乡的主流媒体、我们《今日蓬莱》报社看一看家乡的同行们。虽是短暂相见,可这位新闻出版界的前辈和领导,却给大家留下了难忘的印象,而他65年的人生轨迹和理想追求,更让我们受益匪浅备受鼓舞。他称得上名副其实的蓬莱骄子,更是我们后来者学习的榜样。

向往,为理想插上追求的翅膀

1953年出生在蓬莱刘家沟镇迟家村的迟宗君,儿时随父母离乡到了北京。和那个时代的热血青年一样,他的青春岁月历经磨练波澜壮阔。

1969年秋天,一辆列车把16岁的京城少年、家中独子、北京五中4班班长迟宗君,送往了位于祖国边陲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师60团。这是一个新组建的兵团,生存条件异常艰苦:9月的抚远杳无人烟,无尽的沼泽地危险四伏毒蚊肆虐,从车子下来跑到不足500米远的帐篷,迟宗君的后颈皮肤足足红肿起1公分之高,这是沼泽地里的毒蚊给这个城市少年残酷的“见面礼”……

“既然来了,就得咬牙坚持下去,这是祖国的需要,也是自己的选择。”靠着这种最朴实的信念,迟宗君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坚持了整整六年半。从北京五中的班长,到一下火车变成领导30多名知青的少年排长,在兵团2300多个日日夜夜里,自建房屋、开荒种地抓生产,搬砖、运沙、扛水泥,这个赢弱的城市男孩靠着惊人的毅力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奇迹:他曾经一人一上午卸下30吨沙子;一人一天割完4亩大豆;冒雨一口气从齐腰的泥水里抢出数百捆麦子;他居然很快学会了拆洗、缝制棉衣棉裤,在寒冷的他乡熟练地为自己和同学们缝缝补补抵挡风雪……

“向往,是追求的翅膀!”或许,在那个物质与精神贫瘠的年代,少年迟宗君还没来得及树立更远大、更明确的人生目标。可是,向往美好热爱生活,积极向上奋发有为,为祖国为人民贡献全部青春力量,一直支撑着他、鼓舞着他、激励着他,一步一步战胜艰难险阻走出困境走向希望。两年后,兵团在大庆市开始自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石油化工总厂,表现突出的迟宗君成为首批建设突击队成员。作为一线的建设者,青年迟宗君在繁重的工作中一次又一次出色完成任务,成功实现了他人生中重要的一次理想升华。19岁那年,伴随着工业大厂的拔地而起,作为兵团第一批技术工人,迟宗君被派往北京第二毛纺厂学习培训。1976年7月,随着中国纺织大国的不断崛起,经过六年多的艰苦磨练,在建设兵团毛纺厂做了4年多技术工人的迟宗君背起行囊告别战友,跨入了北京服装学院的校门,从此,他与中国纺织难舍难分。

时隔50年,坐在我面前的迟宗君似乎还沉浸在那段难忘的记忆中,眼睛里流露出坚韧与深沉的目光,他告诉我们,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,让他对人生对理想、对过去对未来充满了坚定的信念和美好地憧憬与追求。他深情地诉说着:如果今天自己能够无愧地说对国家、对事业作出了一点点贡献,最应该致敬的是那段青春岁月,她锤炼了青年人钢铁般不屈不挠的意志,树立了为祖国为人民的理想信念和服从大局团结协作的崇高精神,这也是他在以后几十年的人生追求中,不断进取、开拓、奉献重要的力量源泉。

坚守理想信念,甘做新时代的守望者与开拓者

1982年,已经是系团总支书记的迟宗君进入北京科技大学深造管理科学,再次归来的他崭露头角,先后担任了学院团委书记、学生处处长。

中国是一个纺织大国,纺织工业占国家出口创汇的半壁江山。刚刚告别纺织一线的迟宗君,深知祖国纺织事业振兴与发展,亟需大批有理想有知识的专业技术人才。作为国家纺织部重要直属院校的北京服装学院,义不容辞担负此重任。在担任学生处处长的五年时间里,他深知责任重大,丝毫不敢懈怠。每年在毕业生分配的关键时期,他恪守职责,廉洁公平,严格把关,任人唯贤,为国家输入了一批又一批优秀大学毕业生,学院连续多年被评为全国毕业生分配先进单位。而迟宗君也因为过人的能力和良好的口碑,于1995年6月经过严格考察进入国家纺织部,被任命为部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。

“一个人的命运始终与国家命运紧紧相连,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,最懂得珍惜与感恩。而于我而言,服从组织安排,服从国家需要,就是我对国家对社会最具体地感恩回报,也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人始终坚守的人生信条。”?

世纪之交,国际经济形势的风云变幻,中国纺织工业的也面临着艰难转型,而作为唯一的行业大报——中国纺织报,如何积极改革,真正肩负起全国纺织企业政策引导、产品宣传、形象扩大等任务职能,为纺织企业摇旗呐喊,促进中国纺织工业走出省市走向世界,已经列入国家纺织部的重要议事日程。于是,纺织部组织部门找到了迟宗君,征求他的意见和想法,面对新的选择,他还是那句话:我服从党组织地安排!

2000年,踏着新春的脚步,迟宗君告别国家纺织部的机关大楼,走进了中国纺织报社办公楼,虽然中国纺织报社是纺织部唯一的厅级行业大报,下属中国纺织报、中国服饰报和中国企业政工报。可是,因为多种原因,报社经营滞后资金缺乏。

迟宗君意识到只有改革才能重生。从纺织部机关走出来的迟宗君,对国内外纺织经济形势与走向有着敏锐的洞察,对国内纺织服装企业的现状也有着比较深入的了解。改革就要从实际出发,在原来传统报业采编、发行、广告三驾马车驱动的传统模式基础上,迟宗君果断引进人才加大力度创建了社会活动部,通过策划实施一个接一个大大小小的活动,把宣传触角直接延伸到企业内部,四轮驱动快速稳进。很快,盘活了全局。至今,提起中国纺织报20周年的那次重大活动庆典,年过六旬的迟宗君还是难掩心中的激动,瞬间像是年轻了几十岁,他告诉我们,那是报社迄今为止教科书一般的成功案例:2006年,只有六十几人的中国纺织报,在人民大会堂以高峰论坛等形式成功举办了报社20周年庆典活动,吸引了从国家级的专家型领导,到全国大大小小的纺织企业家代表近千人的踊跃参入,在业内引起巨大的震动和强烈的反响,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。

经过迟宗君和报社全体干部职工的齐心协力,到2008年,中国纺织报已经成为中国报业的佼佼者。随着报纸由周三四版扩版为日报八版,报纸的影响力迅速扩大,真正成为中国纺织行业的前沿阵地和权威性报纸,每天全面迅速反映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经济运行动态,以及政府关于纺织工业发展、生产和经营等方面的政策法规,及时提供国际、国内纺织市场信息,被国家新闻总署、中国行业报协会授予“最具影响力的行业报”的称号。

2008年2月,迟宗君告别了为之奋斗了八年的中国纺织报社,出任中国经济网总裁和总编辑。上任伊始,正逢第八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在重庆举办,作为大会秘书长,在成功主持圆满完成第八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之后,迟宗君再次接受新的使命,于2009年1月4日55岁生日这天,履新中国纺织出版社党委书记一职。这一次,他是肩负着国有出版业改制的重任接过帅印走马上任。

当时的中国纺织出版社,下设10大出版分社、四家知名杂志社、两个大公司,事业编制人员达500多人,改制的形势非常严峻。在巨大的压力面前,迟宗君率先垂范,从自身做起,第一个改掉了自己的身份,成为了企业真正的一员,撼动了改制的“冰山一角”。交谈中,这位老书记感慨万千:我们这代人也有美好的向往和个人的追求,可是,在国家利益面前,个人的得失和牺牲又算得了什么!

时间飞逝,青丝染白霜。迟宗君在出版社一干又是近十年,在初步完成改制工作的同时,出版社积极响应和配合国家纺织服装品牌战略,通过推出一系列重大活动,全新打造出《中国服饰》《昕薇》等国内外知名品牌,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应,员工收入和工作环境得到全面改善,实现了出版社的成功转型。

回首过往,面对一次又一次角色的成功转变,迟宗君没有居功自傲,他说,“十三五”期间,实现由纺织大国向纺织强国的奋斗目标,自己因年龄原因现已离开了主要领导岗位,可是责任与使命依然牢记心头。如今,他在担任世界绿色设计组织纺织服装专业委员会主席的同时,还兼任了《风采童装》等国家级纺织服装杂志的出版人,利用自己的业界影响力联合国内外资金和力量成功举办各种大赛,为中国纺织、服装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贡献余热发光添彩。记者 庄清香 李玉梅

记者手记

美好的相逢总是短暂的。采访很顺利。本来约好的两个小时,却在愉快的交谈中不知不觉过了午餐时间。谈起家乡,迟宗君心中充满无限地热爱和深情,他几次提到,虽然自己3岁离开家乡,可乡情故土一直魂牵梦绕从未曾忘记,家乡的日新月异更是让他倍感自豪和骄傲。他告诉我们:父母在世时,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他都在百忙中陪父母双亲回家看看;父母去世后,遵从老人遗愿,他把父母送回了家乡。迟宗君说:无论这些年走到哪里,他的根一直在这里。当他听到本报李晓飞总编辑介绍到,近年来蓬莱市委市政府全力实施“双招双引”战略并取得实效,他非常振奋,他由衷希望历史文化悠久、旅游资源丰富的家乡蓬莱,能够继承弘扬历史文化,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走出去引进来,加大文化产业的发展力度,以此推动全市经济与社会的振兴繁荣。

告别时,迟老师真情流露眼睛湿润,他表示,愿意在有生之年为家乡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,并深情祝愿家乡明天更加美好,祝福家乡人民幸福安康!
记者:庄清香 李玉梅
责任编辑:九月

评论